我讀 «證券分析» 第六版 – 證券分析的其他方面

這段時間中, 我讀了東野圭吾的 <解憂雜貨店> (這本超好看), 秦嗣林的<學上當>. 事實上秦老闆的每一本書我都看過了, 只是對小品散文很難寫筆記. 然後又翻了兔哥的 <大話工業 4.0> 和天下雜誌的 <區塊鍊革命>,…只有 <大話> 的前一半好看, 其他一本半滿不好看, 另外沒翻開的兩本又有點硬, 只好心甘情願回來繼續讀 <證券分析>.

第七部分 “證券分析的其他方面:價格與價值的差異” 由大衛艾布拉姆斯 (David Abrams) 導讀, 他也坦言自己本來也沒有把 <證券分析> 讀好讀滿, 但既然受邀導讀, 就認真地看了本書. 他提到第 46 章的內容比較過時了, 主要是這章討論認股權證, 但此時衍生性金融商品還在很原始的階段, 而著名的 “認股期權估價公式” [1] 還沒有被提出來. 因此作者的分析不夠精準. 

如果我們只去分析定價錯誤- 價格明顯小於價值的案例, 就會發現這種錯誤不會維持太久、也不會經常發生. 但若逮到機會, 獲利就會非常可觀! 以 20 世紀 80 年代的日本為例, 當時日本的氣勢如日中天, 有人認為這是新世界的到來, 有人則看出又是另一場泡沫. 日本人因為看好自己, 用低價賣出日經指數的看跌期權, 而看壞日本的美國人則是買方. 後來日本崩盤, 這些低價期權大漲, 作者的老闆也賺了不少.

導讀者說自己剛出道的時候, 不懂資深同事為何可以準時下班又賺大錢. 於是請教自己的老闆 Ira 有何祕訣? 老闆說只要你能便宜地 (4.5 USD) 買進一對期權 (一個賣出和一個買進), 用貴一點點的價格 (5 USD) 賣出一對期權. 這樣來回反覆操作就可以賺 (0.5 / 0.45 ~= 11%). 那問題來了, 為何有便宜貨可以撿? 因為市場上有傻瓜. 巴菲特說 “如果你玩撲克三十分鐘後還不知道傻瓜是誰, 那你就是傻瓜.” 

第 47 章 “融資成本與管理成本” 這部分, 導讀者認為可以改名為 “小心投資銀行家”.他的朋友也說: “沒有衝突的地方, 也就沒有利益.” 基本上投資人和你的投資銀行、理專都是利益衝突的. 第 50 章和第 51 章都在講價格與價值的背離.  作者提出一個清單, 告訴讀者有很多投資標的都太便宜了! 導讀者說雖然他也很羨慕葛拉漢、巴菲特生的年代好, 但他提醒我們也有自己的肥羊可宰, 像是 2002 年債券崩盤、2007  年金融海嘯, 這些都是超好的獲利機會. Well, 大部分的人都是被宰啦!

第 52 章說到:”市場分析不存在安全邊際, 不是對便是錯, 一旦你錯了, 就會遭受損失.” (p. 805). 因此作者對讀者們的期望是: 大家都能變成業餘的證券分析師, 要懂得看數據, 為自己思考. 如果你是剛出社會的年輕人, 導讀者給大家的建議是要熱愛投資賺錢, 不要相信效率市場的說法. 雖然市場的確愈來愈有效率, 但它足夠低效到讓我們找到賺錢的機會.

以上就是第七部分導讀的內容摘要.

[REF]

  1. 引用自網站: www.fin.kuas.edu.tw/. 關於選擇權的評價理論,最早是在 1900 年,由法國 Sorbonne 大學的 Louis Bachelier 在其博士論文中,針對與買權有類似性質的認股權證做評價,但因為他 做了股價為常態分配假設,使得股價有可能是負值 ,使得股價有可能是負值,因此不符合實際情況 ,因此不符合實際情況。直到 1973 年,由 Fischer Black 和 Myron Scholes 共同在第 81 期的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中,發表了著名的 Black & Scholes 歐式選擇權公式(以下簡稱 B-S 公 式)推導,提供歐式選擇權理論價格一個嚴謹的數學計算工具,讓交易者不再只 ,讓交易者不再只 是依據自己的主觀預測來對歐式選擇權進行評價,而有明確公式運用,便於進行選擇權交易決策。
  1. 區塊鍊革命是太硬還是不好看呢?
    我才剛買但是總有種不想打開看的感覺 哈哈
    感謝分享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