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 1998

東京是一個蠻大的城市! 我所去過的地方, 其實只不過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 印象最深的, 應該是剛由成田機場出關, 就遇到拉客的台灣同胞. 不過這個拉客不是 什麼特種營業, 而是拉客搭他的車到市區. 其實我們算是被他拐了, 因為成田底下就 有 JR (火車, 其實是電車, 所以以下簡稱 JR 或電車) 到東京, 新宿等幾個大站了. 我們還傻傻地上了他的九人座,和其他 7 位乘客, 行李, 疏果, 一路塞回了 JR 車站 旁的新宿王子飯店. 價錢雖然比JR只多一點 (3000 元 v.s 2900元), 但是舒適度有差; 而且沿路 下客也花了許多冤枉的時間 (大約兩個半小時). 運匠說回程算我們每人 5000 就好, 但是到回程那天, 我們早已是識途老馬, 愉快地搭著 Narita Express No. 1 電車直奔機場了!

進了飯店一看, 哇! 房間真是小啊! 連兩歲的女兒都迅速發現: 這個電視好小…, 沒辦法, 一分錢一分貨嘛! 由於那張彈性疲乏的床睡不下我們一家三口, 所以我們 只好打橫著勉強睡下, 以便迎接第二天的狄斯耐樂園之旅! 由新宿到舞濱, 轉運車票是 380 元, 如果分開買票的話: 先到東京站是 190 元, 再轉 JR 電車是 210元. 不過由於 我們初來乍到一時分不清地鐵站和電車站的差別, 所以是坐地鐵到東京站轉車. 天曉得, 東京地鐵站和電車站距離有多遠啊! 抱著女兒走這段路走得都快累垮了! 好不容易到了 JR 東京站, 發現很多車都到舞濱, 包括快車和慢車. 隨便跳上一班就會到狄斯耐樂園了!

當天晚上, 我們回到新宿時已經是晚上 10 左右了. 但是街上的人卻多得只能以人 山人海來形容! 難到大家都不用上班嗎? 而且放眼望去整個城市全是燈火通明的呢? 答案揭曉了! 我繞到歌舞伎町一看, 原來是每五至十步就有一個人在發 “宣傳面紙”, 還開著門的店舖只剩下色情錄影帶出租 (注意: 是有很大異色招牌的店喔!), 柏青哥, 居酒屋; 而拉客的則是奇裝異服的男子, 穿女高校制服的學生, 和穿酒店制服的女公 關團…! 有趣吧!難怪街上如此地熱鬧了, 而且這個現象還會維持到 12 點以後. 老婆說: “歌舞伎町” 乾脆改名叫 “妓町” 比較直接一點.

另外一點印象深刻的是: 日本人蠻會做生意的. 走到一家不怎麼起眼的小店幫女兒 點一份 730 元的兒童餐, 就送一個酷企鵝的錢包耶! 此外因為我們全家和日本人看起來 可能沒什麼兩樣, 很多人都來逗女兒玩! 等到發現我們一句日文也不會講, 倒也沒有被 嚇跑, 還是很認真地聽女兒介紹她的髮夾和 Kitty 貓手錶呢! 所以覺得日本 (東京) 人還 算是蠻和善的!

對了! 日本女孩在流行打很迷你的行動電話, 和穿鞋跟約 10~15 公分的黑色高跟鞋! 而他們的麥當勞呢? 很抱歉! 沒有麥當勞叔叔, 那在新宿, 澀谷多遜啊! 仔細一看那個櫥窗 裡的叔叔原是 “披頭四” 啊! 驚人吧!男人呢在車上多是看報紙和漫畫, 像黑川康正說得 那樣在 K 書, 學語文的, 實在幾乎是沒看到啊!

1998.10.25~1998.10.29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