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旅行 - Page 2

Wait for me, Wave!

今天回工研院資通所去參加 W 組的組友活動, 除了碰到稀有的幾位…以前的老同事之外, 也聽到以前的長官分享他們的經驗.

其中我們的前組長 James Lee, 李鎮樟博士已經是有名的天使投資人了.  網路上隨便都可以 Google 到相關的訊息. James 除了講他的 VC 心法, 也介紹他們夫妻去過稀有景點. 因為時間的關係, 價值 1,000 歐元一堂課的創投十誡只聽到一小部分. 不過我覺得光是聽旅遊景點的部分, 聽眾們應該就覺得很有收穫了.

James 介紹的稀奇景點之一是位在科羅拉多高原中心的 Wave. 據說這個地方, 最初知道的人都當做不外傳的私房景點. 直到近年來被德國的電視台發掘, 才變成攝影家的天堂. 據說它是含鐵和不含鐵的風砂交錯堆積後, 經過陸沉再升起於地表. 最後這些岩石就變成脆弱的風化石, 並且帶著不可思議的天然紋路. 

到了今天, 此處變成一個美國國土安全局的保護區, 每天只能開放 10 個人進入, 而且什麼垃圾都不准留下來. 在這十個名額中, 據說還包括環保狂熱份子固定參加登記抽籤, 卻故意 "棄標" 的名額, 所以能夠一窺 Wave 密境的人, 至今仍然少之又少.

現場抽籤的方法據說是這樣, 現場報名的人把名字寫在紙條上, 丟進一頂帽子. 如果此次沒抽中, 就改去別的景點玩, 明天再出現的話, 又可以丟一次名條以增加中獎的機會. 如果每天都去報到, 總是有機會抽到. 不過若是一家數個人參加抽籤, 結果使得總人數超過十個人的話, 自家人就要大義滅親, 絕不允許超過 10 個人進去.  

James 老闆和夫人的攝影已經到出書的等級了, 所以他給我們看的照片真的非常漂亮!有興趣的人可以去買這本書來看: 用心遊世界一指定乾坤 = Impressions of roads less traveled / 李鎮樟, 陳純華作.圖片攝影

沒買書的人, 就看一下 Google 到的圖片吧! 我從 The Wave Coyote Buttes – Arizona  抓到這些圖片.

我的前老闆已經可以退休, 並且號稱中國美國玩透透了. 還在為事業打拼的我, 希望再努力一陣子之後, 也能夠像 James 一樣玩遍最稀奇的景點. 所以 wait for me, Wave! 不要太早塌掉啊!

天梯一日遊

從新竹到竹山的天梯, 可以走一高轉三高或是直接走三高. 我選擇了前者, 結果被老婆碎碎唸了一天. 因為從一高到三高的 74 號快速道路很塞, 光是這段短短的一段路就走了一小時. 所以奉勸有老婆或是女朋友的人直接走三高吧! :)  

天梯的路不難找, 往太極峽谷的方向, 沿著頂林路就會到. 不過到了嶺腳這個地方, 會看到一條岔路. 選擇左邊這條路會比較近, 所以 GPS 導航會選這個方向. 在我前面的兩台車, 本來根據藍色的那個路標選擇了右轉, 不過大概是看到與 GPS 不符合, 所以掉頭改走左邊.

 

我回想起某個網站上的確有寫過天梯有兩條路, 其中一條好像被封閉了, 也就是路口的那個禁止號誌吧!? 所以我決定上網確認一下. 用手機 Google 真的不太方便, 我花了十分鐘還找不到上次的網站. 所以只好聽從老婆的說法, 走右邊這條路. 等我走到復興寮, 那兩台車剛好就出現在我的面前. 可見得右邊這條的確比較快. 回程的時候, GPS 仍然帶領我走左邊這條路, 它不但比較陡, 路比較窄, 而且有落石和土石流.

 慢慢靠近天梯的時候, 路邊有一個私人停車場, 每次收費 100 元. 不過只要遊客不多, 大家可以直接開到天梯的入口, 那邊也有一個公有停車場, 收費是每小時 20 元. 停車場的收費員提醒我們帶水和毛巾, 並且說明來回大概要 1.5~2 小時. 不過他忘了提醒我們帶傘, 哈哈! 買了每人收費 50 元的門票後, 經過一個旋轉鐵閘門, 我們就開始一路往下. 憑藉著我的體重和重力加速度, 我們很快就到達了天梯的旁邊. 不過一路上的台階落差相當大, 一路跳下來膝蓋不免有點痛.

路上的風景還不錯, 主要都是竹子. 也有很漂亮的鵝黃色大蝴蝶. 只是牠翅膀合攏的時候, 和落葉形成保護色.

天梯吊橋也是一路往下, 起先是台階, 後來就變成類似步道.

當我們準備回程的時候, 天空雷聲隆隆, 接著就下起了大雨. 因為我們三個人只拿了一把傘, 所以我就用背包附的帆布袋遮住頭髮, 其它地方就任雨淋了. 回到入口處的時候, 不但我已經全身都濕透了. 就算是撐傘的老婆和女兒, 鞋襪也都進了水. 我們用了約 20 分鐘往下走, 15 分鐘在橋上, 45 分鐘返回入口. 因此我們的停車費也很幸運地只要 30 元而已.

雖然我們的腳程也不算慢, 而且下著那麼大的雨也只花不到一個半小時來回. 但是回程上坡的時候我真的很喘, 走走停停. 我覺得連穿洋裝的女生, 拄登山杖的阿公阿婆都走得比我快. 真的我要減肥了!!

如何從香港機場到惠州?

今天第一次嘗試從香港機場到惠州,在此提供相關數據資料給大家參考。
首先,大家要用最快的速度下飛機。當然,坐商務艙或是坐在前面的位置可以快一點點。
我很幸運的是:因為中正機場check in 的人數實在是太多了,因此國泰的地勤人員教我用自助式 check in。很好笑喔,電腦只留一個位置讓我”選”, 而它就在第 30 排 – 經濟艙的第一排。所以我衝下飛機的速度挺快的,大家可以留意自助式check in 是否有這個優勢。
接著,我有個通關武器 – 訪港常客證。靠著這張證件,我前面只有 3 個人,而不是 80 個。出關之後,我也不需要提取行李。因為我已經把所有的東西塞成一包變成隨身行李了,連電腦、眼鏡都被我打包在一起,雖然大大地違反了我的習慣性,但是真的快很多。接著就是加快腳步出關…
出關之後,首先要找到永東巴士的服務台。平常我都是從迎客大廳 B 走出來。不過永東的櫃檯在 A10,所以要快速地向另外一頭移動。在往永東靠近的當下,必然遭到其他客運公司的招攬。但是他們都沒有到惠州,所以一聽到我的目的地就自動放棄推銷了。永東的服務人員聽到我要去惠州,立刻就往我胸前貼了一張貼紙,然後著人帶我去撘車。
緊跟著服務員東繞西繞了一會兒,原來搭車的地方和搭三通小巴的地方不遠。此時已經是 5:31 分了,幸好他們沒有準時開車。我想這是因為他們已經用無線電通報過的關係。司機先生用 “迅耳不及掩雷” 的速度把我的行李拿走,留下我和旁邊的服務員買票。它的單程票價是 200 HKD。由於我的眼光已經完全離開了行李,所以我上車前還去瞄了一眼行李有沒有上車。畢竟服務太好也令人有點緊張。

上車前,服務員給了我一小罐水。說實在我還挺需要它充飢的,因為聽說要花三個小時才能到惠州。晚上八點半我應該快餓昏了,至少得喝點水吧! 由於長途搭車途中,上廁所也比較麻煩。所以我暫時忍住沒喝,想說等到有點餓的時候再去開它。不料此一念之差,最後我一滴也沒喝到,這先按下不表。這輛大巴剛好半滿,每兩張座位幾乎都只坐一個人。我是最後一個上車的,所以就坐到了最後一排。
車子從香港機場開往沙頭角,車程最初和去深圳灣口岸的路有點相似。同樣經過漂亮的海灣,看到藍天白雲下很多船開來開去,感覺挺不錯的。但是接下來就大不相同了,在青朗公路上,車子進了一個好長好長好長的隧道。再接下來的路我就很陌生了。
大約過了一小時又十分鐘,巴士停在沙頭角口岸。車上的人很有默契地紛紛下車,我便跟著下車。原來大家並不是提行李,也不是上廁所,而是排隊辦理香港的出境手續。辦完手續大家又陸續上車。
車子往前進了一點點之後,司機又叫大家下車領自己的行李過海關。我本想:應該辦完手續又可以上車吧? 所以我就把水瓶留在座位上。這次是辦理中國的入境。其實官員動作挺快的,只是人數多了一點。我看見有人不耐久候,跑去辦理自助通關。這個自助通關我也很有興趣。不過我前面的三個人都跑掉了,我想我就繼續排吧! 基本上自動通關要先去旁邊登記並按指紋,感覺挺先進的,但我就無緣一試。
辦完入境手續,沙頭角口岸邊停了很多大巴士。我本來還在找我的車,不料一位路人 (應該就是永東的服務人員) 看了我的貼紙之後,就指著前方的一輛巴士說: 去惠州的坐這輛! 於是我知道我再也見不到我的瓶裝水了。附帶一提,辦理中國入境的關口有洗手間,同車的乘客似乎都是識途老馬,每個人好像都知道什麼時候該做什麼?
看看手錶,為了辦出境和入境,正好花掉半個小時。此時是 7:10PM.
接著應該就是邊睡邊往目的地邁進了吧! 不過換了新車之後,我不小心坐到一對母子的後方。那個小孩一路吵著要吃東西,據說媽媽數落他的對話中得知,他已經吃了冰淇淋、麵包等 N 種食物,媽媽說: 你吃了那麼多還吃,能受得了嗎? 小孩說: 我受得了,我受得了。僵持了數十分鐘之後,當媽媽的答應他可以吃麵包,但不能吃零食。不過我在後面已經聽的快受不了了,真是懷念我的瓶裝水啊!!!
又餓又被吵的情況下,唯一慶幸的是大陸的下一代應該沒有把台灣打得稀巴爛的能力。車子逐漸靠近惠州的時候,有些人就陸陸續續地叫司機停車,內行地下車走人了。不識路的我,只好拿出 GPS來確認我和目的地的位置。還好,我打算去的三陽酒店不用跟司機講他就會停車,車子在 8:20PM 到達酒店,我也結束了我的冒險之旅。
另外,在快餓斃的狀況下,三陽酒店的豬排還滿好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