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USA

美國三天兩夜遊

繼前公司的香港一日遊之後, 新公司派我到美國三天兩夜遊.

這段期間恰好是台灣和美國中小學生返國的高峰期, 所以飛機上很少看到旅行團, 但是有很多學生 – 包括從台灣去美國的小留學生, 和從美國回台灣的小遊學生.

不用說, 飛機的經濟艙是很難睡的, 所以我在去程的時候只小試了一下就放棄了, 改為全力看電影. 飛機上的電影往往是很新的, 不過長榮播的好幾部我都已經看過, 像是 "MIB3", "超級戰艦" 和 "復仇者聯盟". 所以我看了另外的五部電影, 像是 "魔鏡魔鏡", "逆轉人生", "賭博啟示錄", 和 "火線反擊" 等等. 其中我印象最深的是 "詐欺遊戲 – 再生".

詐欺遊戲的男主角還是松田翔太飾演的秋山深一, 但是女主角換成了多部未華子飾演的筱宮優. 不只是經典的女主角消失了, 連我喜歡的配角雛形明子也默默換成了江角真紀子 – 雖然打扮得滿像的. 這次的遊戲很像大風吹, 21 個人要搶椅子坐, 30 分鐘內沒坐到就淘汰. 接著全體 (包括被淘汰的人 – 稱為"嘩嘩") 投票選出 leader, leader 再刪除一張椅子的編號, 進入下一輪大風吹. 坐在最後一張椅子上的優勝者得到 20 億元, 敗者負債一億.

原本我看了好一陣子也看不出 "必勝方 (法)", 等到秋山出來解答, 才知道幾乎沒有 "必勝方". 但是這個遊戲不在於誰是最後的優勝者, 而是誰能夠擁有優勝者的代幣. 優勝者為了讓大家可以選他當 leader (以刪除他人的椅子), 總得用點東西去賄賂別人, 所以他的代幣就會流到別人的手中. 也就是說, 表面上的贏家未必是真正的贏家!

當然, 女主角和前幾集一樣希望大家 win-win, 最後 21 個人也果真平分了 20 億拿去還債. 因為優勝者不用負債, 所以總共 20 億就夠了. 這裡面最有趣的環節就是如何行賄! 如果給嘩嘩很多代幣, 則對方會認為這個賄賂者本身沒有贏的動機, 不值得投票給他. 因此如何給代幣就是本劇最值得一看的地方了.

到了美國之後, 遇上慢吞吞的租車妹而花了不少時間. 最後沒吃成什麼大餐, 而試吃了吉野家. 這個吉野家分量比台灣大多了, 所以額外點的 cheese case 我都吃不下.

   

經過一夜輾轉反側, 第二天大家都是強打著精神去見客戶. 我想如果我們不去拜訪他們的話, 他們絕對不會主動玩我們的 EVB (evaluation board) 吧! 果真我們到了之後, 他們才從紙箱中取出在台灣 "非常缺貨" 的開發板, 看來已經閒置了一段時間. 接下來就是幫客戶安裝好所需的一切, 並且 demo 各種最新的功能.  

客戶看完 demo 還算滿意, 因為老美太習慣說 cool 和 great, 所以我也很難拿捏對方的滿意度有多高. 但是, 當他們要留下我帶去的 3 支大拇哥時, 我可是有點心痛, 因為那些都是我的私人財產, 有一支藍色的 8GB TDK 已經陪伴我好多年了. 本來想幫公司省錢, 這些小東西都沒有報帳, 但是白白送人就捨不得啦!

幸好客戶也希望簡化環境, 以便再 demo 給他的老闆看. 我臨時整理一下環境, 總計犧牲 8GB USB 兩枚, 和 8GB SD 卡一片就可以 demo Android 多分割畫面和 transcoding. 幸好 Charles 在出發前幫我改了一版 MPlayer, BK 也幫我試過 80 Mbps 的阿里山確實能 從  MPEG2 transcoding 成 3 Mbps H.264, 所以在工程端算是達成任務.

客戶的公司看起來很氣派, 完全不輸給旅館.

Customer Hotel

當然, 到了客戶那邊, 總是要自掏腰包請客戶吃飯. 我的對應窗口是個伊拉克人, 本來想請他介紹我吃他的家鄉菜, 不過因為附近正在修路, 所以我們改去一家他推薦的連鎖餐廳. 以致於兩天的午餐都是吃沙拉, 晚餐都是吃墨西哥餐. 顯然美式沙拉比墨西哥餐的賣相好, 吃起來也比較爽口.

Daily Grill California Pizza Kitchen
Del Taco LAX AirPort

墨西哥餐很簡單, 但是名字有點學問. 雖然我在 22 年前就獨自去過洛杉磯的 Taco Bell 探險, 但是老實說我直到現在還是不懂什麼是什麼, 只好去他們的網站撈點資料. 原來我第一天吃的是 Burritos 和照片中的 Taco, 第二天吃的是 Chalupas, 餅皮另外附, 沒有照到.

 脆皮  軟皮  軟皮  脆皮  脆皮  韌皮
 

吃完了機場餐, 當然就是坐飛機了. 很意外的我們也進了貴賓室. 洛杉磯機場的 International 貴賓室顧名思義是許多航空公司共用的, 由於人數太多, 無線網路品質不佳. 於是我跑到商務中心去看 web mail, 一看就看了兩三個小時, 完全忘記大吃大喝那回事, 還得小跑步才趕上登機.

老實說, 這個時候我很需要睡眠. 我的時區介於台灣和美國之間, 隨時都想睡但是睡不著. 然而飛機上依舊很難成眠, 勉強看了一部不知所云的 "普羅米修斯", 終於累到睡著了一會兒. 陸續死撐了 10 個小時, 總算回到台灣. 所幸出關前辦的自動通關很方便, 所以才清晨 6:30am 就進到了辦公室, 回家洗個澡, 接著忙到 9:00pm 才下班. 第二天是週六, 一直睡到 11:00am 才起床, 總算是把時差搞好了!

[在 Irvine 拍到的兩道彩虹, 希望不順利的事都雨過天晴]

美國 Mong Stay – Palo Alto 版畫教室

2008/7/7

4 3 夜的旅遊回來, 一切回到正軌.

我們男宿主紹博回去上班, 女宿主芃芃帶我們去找她的朋友玩, 一兼二顧. 芃芃的朋友 Marian 是一個阿嬤級的版畫工作者, 她在 Palo Alto 和幾個朋友在一個社區裡面開版畫工坊, 一樓也是社區才藝教室. 她說他們這個社區成立得很早, 否則以現在的地價, 她們不可能在這裏生存下去.

因為我們提到安安愛畫圖, 所以瑪莉安就要她畫個圖來做版畫. 因此這個上午就變成了瑪莉安版畫教室.

Step 1: 先拿一個回收的便當盒, 把它的底部剪下來, 然後再上面畫圖.畫圖不需要用一般的筆, 用尖刺就可以了. 主要是要做出深度.

Step 2: 上顏料, 特別是要把顏料吃進剛才畫圖的線裡面去.

Step 3: 把多餘的顏料用棉花棒刮掉.

Step 4: 把版畫要轉印用的紙, 在水龍頭上淋濕, 這樣顏料才會附上去.

Step 5: 在機台上放上剛才的版畫, 然後再放上版畫的紙, 再用蠟紙蓋上.

Step 6: 蓋上厚厚的毯子, 這是為了避免重力直接壓壞作品.轉動輪圈, 讓它壓過去一次.

Step 7: 釘起來晾乾.

[Note] 因為版畫要寫反字, 第一次瑪莉安沒有提醒, 安安就寫錯了. 第二次加上一版反的, 變成正反都有.

瑪莉安說:最難的地方是拿捏機台的壓力設定. 一般做 T-shirt, 壓力 4.5 刻度的時候, 上一次色可以印出兩次花色. 最有趣的地方是, 其實壓力要愈來愈大, 因為顏料慢慢轉印走了. 然而每一次印出來都是不同的樣子, 可以看成是不同的作品. 瑪莉安說著說著, 就把安安的畫印了十版. 最後保麗龍變成薄薄的一片!

瑪莉安平日不閒著, 她畫圖, 做銅版. 手工印 T-shirt 可以賣個上百塊美金. 我們花了阿嬤的時間和材料, 我們也得回饋一下吧! 於是芃芃提議和瑪莉安一起吃午餐, 但是瑪莉安已經有帶便當了, 所以就改為買東西回來和她一起吃. 瑪莉安的午餐, 說起來簡單無比, 就是一小盒切片的桃子, 看起來幾乎無法吃飽.

至於我們的午餐就是吃外面買的 Gyros. 我順便買了一罐飲料 V7, 結果當天下午, 全身都不對勁. 到機場的路上, 還跑去加油站的廁所吐, 後來吃了胃散就好一點. 不過除了我以外大家都沒事, 我想我是中暑了. 據氣象報告說, 如果我們再不回台灣, 就會碰到 100 F 的高溫.

因為我最後衰弱的表現, 芃芃不只送我們到機場, 還送我們進海關! 感恩啦! 芃芃! 再見, Ole, Tara, 紹博!

美國 Mong Stay – Redding – Turtle Bay Sundial Bridge – Berkeley – San Mateo

2008/7/6

 

最重要的景點看過了, 這一天已經開始打道回府. 昨天拜紹博喝了的那 3/4 杯瑪格莉特之賜 (還有他自己的那一杯),我第一次我們的交通車 Honda Odessy! 不過今天紹博仍然回到駕駛座, 我也回到呆頭鵝乘客的角色.

 

 

不知不覺, 車子回到了加州.上午我們停在 Redding turtle bay (海龜灣). 這裡甚麼最有名呢? 就是 2004 年國慶才完成的日晷橋 (Sundial Bridge). 它有半透明的橋板, 一根可以當日晷的高柱, 以單臂懸吊橋身. 除了白天好看, 可以當時鐘之外, 晚上打起燈據說更加漂亮.

 

現場驗證的結果, 這個日晷滿準的.

 

 

 

今天的中午吃 Subway, 和台灣都一樣, 沒有甚麼特別的~~~剛好他們有個促銷是某些潛艇堡特價 5 (foot long).

 


下午我們繞進奧克蘭 (Oakland) 的市區, 也看到了運動家隊的棒球場. 接著到了柏克萊 (Berkeley) 才停車. 大家散步到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校園.

 

 

不同於史丹佛大學的完整與獨立, 柏克萊校區和社區緊緊連在一起. 它的建築排列也比較沒有規則, 感覺是一個比較亂中有序的地方. 圖中這個塔曾經引起我們討論, 最上面五個尖塔的下方,每邊的三個突出來的東西, 是牛頭嗎? 由於大家都看不清楚, 即便紹博還是視力 2.0 . 所以就拿出望遠鏡頭來求證. ! 不是牛頭, 也不是馬頭, 只是一個裝飾的花樣而已.

 

 

有一件印象深刻的事, 就是看到有人穿著一腳藍, 一腳黃的拖鞋. 還特別拍了一張照片. 紹博輕描淡寫地說, 那是柏克萊的校色, 就像史丹佛的校色是紅白一樣. 想到敝母校交大是用藍白色, 難怪以前穿藍白拖的人還不少咧!

 

 

個人覺得柏克萊的校園沒有史丹佛漂亮. 但是它的生活機能還不錯, 紹博就推薦了一家熱狗店給, 叫做 Top Dog. 它的熱狗還不錯吃, 比方說腸衣不會像塑膠, 有點辣又不會太辣. 附近也有快可利, 可以喝珍珠奶茶. 另外比較勁爆的是, 這邊的快可利有賣鹽酥雞飯, 這個在台灣都沒聽過!

 

 

晚餐, 我們去吃一家在 San Mateo 日本拉麵. 感覺服務生是道地的日本人, 但是她都說英文, 連秀一句 どうも的機會都沒有. 在此報告, 拉麵算好吃! 只不過他們不用式叉燒肉, 而是用類似東坡肉的料, 放在拉麵裡面. 想這也是入境隨俗改良版.

 


 

吃飽了飯, 離開了這個小鎮 San Mateo, 平日也開保時捷的男宿主平安, 迅速地把我們送到家. 他們夫妻也終於與失聯多時的愛犬見面了. 這天晚上, 大家在客廳裡聊天, 旁邊有狗可以摸. 而晚上宿主又可以睡在有狗毛的床上了~~~